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2007-11-10 13:1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2007年11月8日,周四,中国的第八个记者节。我在异地他乡、出差途中,在“记者节”这三个字不断通过网络、报纸、电视,出现在我的眼前和耳边的时候,我乘兴写下了《记者节回忆:我最接近死神的一次采访》。

       发上网络后,陆续有人问我:除此以外,你还有哪些令人难忘的采访经历?比如说最顺利的一次采访是哪次?最不顺利的采访又是哪次?还有最兴奋的?最意外的?最成功的?最失败的?等等等等。

       我说:就再说一个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采访吧,而且它涉及记者的一个敏感话题:在因公采访过程中,对一个冷静记录社会变迁的记者而言,到底是责任重要?还是良心更重要?

       那是2006年12月8日,下午3点零3分,我乘坐K13次列车,前往杭州出差组稿。那是2006年的最后一次出差,而2007年的元旦,总算可以在武汉度过了。

  当时在《打工》编辑部,我在下月版,每月出差周期是8—18日(现调整为2—12日);而上月版的出差周期是23日—下月3日(现调整为18—下月8日),新年、五一、十一全部被圈进去了。这就意味着,调整前《打工》上半月版的编辑,大部分将在异地他乡度过自己的新年第一天。

  如我本人的2006年元旦,就是在重庆度过的(以前我们的上、下月版,一年一轮换)。当2005年的最后一天来临之际,午夜时分,我谢绝了所有朋友的邀请(不想当电灯泡),而是一个人去了解放碑。那一晚,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留在宾馆,包括手机、身份证、钱包和门钥匙,就带了十元钱出门,在宾馆门口买了一个大充气锤,然后加入了外面狂欢的人群。

  一路上,我一个人势单力孤,不知道砸过了几个人,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群殴过,反正大部分时间都是抱头鼠窜,疲于奔命,虽然狼狈不堪,确也快活无比。

  到了零点时分,整个广场上万人一起倒计时:“5、4、3、2、1!喔,新年了!”然后,四条街再次陷入了狂欢之中……

  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2007年的元旦,我终于可以在武汉安安稳稳地度过了。

       而那一次去杭州,是奔着一个案件去的。线人报料,我本人认可后,便请假出发了。按约定,如果稿件最终被采用,将支付线人300元酬金;如果线人还能协助采访,酬金将提升至500元;如果接下来线人还能参与写作,那么,他将与记者平分稿费。

  一夜颠簸,我抵达杭州东站,已是12月9日的上午。下车,打的,抵达武林广场,然后步行入巷,到军供招待所登记入住。我本人曾是武警中尉,所以出差喜欢住在和军人、警察有关的宾馆及招待所里,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单人间,房价180元,里外两间套。外间有饮水机,里间有电脑,24小时免费上网。虽然房间看上去有些破旧,但对于一个记者而言,该有的都有了。

  放下行李,洗漱,然后开电脑,从信箱里调出线人提供的线索,开始打电话和当事人联系。打通了,没人接。不急,有的是时间。我放下电话,上街,到军供对面的小餐馆里,点了两菜一汤,先哄饱肚皮再说。

  一番忙碌后,不知不觉到了夜晚。由于是周末,好朋友孔令泉、陈华胜等均在外地,而新认识的朋友尚没有交情。最终,我一个人来到了西湖边。

  当编辑14年,我一直有个习惯。那就是,到某一个城市后,无论如何都会抽出一点点时间,到该城市的标志风景点看一看,仿佛不这样,似乎来的就不是这一个城市。如,到北京必去天安门,到上海必去外滩,到南京必去夫子庙……

  于是,我第十几次地,来到了西湖边。

  由于刚下过小雨,天气寒冷,西湖边行人很少。虽然华灯初上,但却显得清冷、寂廖。我一个人沿着苏堤,过断桥,直往西湖深处走去……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夜幕低垂下,零星来往的游客、情侣显得人影瞳瞳的。远岸,星云般的片片荧霞,映照得湖水有如点点鳞光般的珠群。清风拂来,微波荡漾,幽深玄远,恍若一梦。

  实迷途其未远,觉昨是而今非。我沿着湖岸径往里走,在清冷的路灯映照下,发现路边花圃里的绿草萋萋,五六种以上的鲜花兀自迎着寒风盛开,不觉赞叹现代科技的高速发展。

  四野望去,缤纷闪烁的霓虹把婉约、灵秀的西湖,装点得有如童话中的琉璃世界。不觉想起那首著名的歌曲:“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于是,情不自禁地,我边慢慢地向前走着,边低低地吟唱道:“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的拥挤,高楼大厦到处耸立,七彩霓虹把夜空染得如此的俗气。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大约往里走了五六百米,我游兴已尽,然后掉头缓缓返回。

  第二天,继续和欲采访对象联系。然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电话很不容易才打通,当事人的态度却非常冷淡,几乎可以说是一口回绝!

  接下来,我托街道办事处的人员陪同上门,带上礼物,使开水磨一般的工夫,只可惜,这次毫无作用。

  说到最后,对方的母亲流着泪对我说:“记者同志,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我们的伤痛才刚刚结疤,你真的忍心非要再将它撕开?!”

  我愕然瞪之,无言以对。

  犹豫良久,最终良心战胜了责任。我毅然决定放弃,还那对可怜的老夫妻一个清静。

  在新闻界,曾有这样一个话题争论许久:一个人要跳楼,而你是一个摄影记者,你是用相机全程记录下来,以图像震惊世人、激发思索、改善生活现状,从而拯救更多欲跳而未跳楼之人?还是完全摈弃自己摄影记者的身份,一心一意去救一条人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想,这真是一个两难抉择。

  而我,2006年的12月,显然正面临着这样一个两难抉择:我是坚持不懈地要求采访,甚至不惜把那对可怜的老夫妻逼得痛不欲生,也要把这一典型的生活个案曝光,以警醒世人,避免更多的类似家庭悲剧?还是彻底放弃自己的初衷,把这对刚刚从悲痛中平复过来的老夫妻,从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危险边缘解放出来,从而平静地度过余生?

  最终,我的选择是无奈的。

  离开那栋破旧不堪的三层老楼,我的心情无比灰暗。此刻正是晚餐时间,我的耳间回荡着锅碗瓢盆撞击的脆响,鼻间萦绕着柴米油盐弥漫的馥香。而腹鸣如鼓的我,却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地向着1000米开外的西湖走去。

  也许,那里才是心灵的一方净土。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沿着西湖走了小半圈,心情渐渐舒缓。这时,手机响了。一个名叫周华的新朋友,约我到杭州大厦五楼咖啡厅一聚。周华是一家合资公司的业务代表,平时也喜欢写写画画。愉快的聚聊期间,老朋友孔令泉赶了过来。

  作为某报记者部主任的孔令泉,是我认识超过十年的老朋友,曾在《知音》上发稿近十篇,实力非凡。尤为难得的是,孔令泉对待朋友非常“讲礼性”。最近几年因升职后工作过于忙碌,已经再也没空给我写稿了,但只要听说清贫来到了杭州,必然千方百计过来一见,并带上价值不菲的见面礼,每每让我非常感动。

  常常由衷地想:像孔令泉这样的朋友,如果能再多个七个八个,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一眨眼,新老两个朋友先后离去,而我则孤零零地回到宾馆,一个人无趣地打开了房间里的那台电脑。

  我先登陆那个最常用的“14628839”,不知为什么,忽然心念一动,又登陆了那个不常用的“魔幻星空”。先处理了几个通过申请,回复了几个新留言,然后看看有哪些朋友在上面。

  “老树枯藤”?这也是杭州的一个老朋友,我和他差不多有两年多没任何联系了。于是,心头一热,一招呼打了过去:“好久不见,还好吗?”对方大概看到了我的签名,回复道:“在杭州?来几天了?”我回复:“是的,已经来三四天了,打算明天一早去上海。知道你忙,没敢打搅,我们下次再见!”

  他很快回复:“明天过来见见吧,吃了中饭再走。我明天可能也要去上海,到时候我用我的车送你。”

  能够免去一番舟车劳累,那当然好了,于是,我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早餐,退房,打车去莫干山路的信义坊。一路向浙江瑞天投资有限公司的办公大楼走去,眼前竟然是小桥、流水、垂柳,以及一排排流檐飞拱、古色古香的建筑!我靠,在这样如画廊一般的江南美景里办公,肯定感觉是超级爽!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带着羡慕的心情,我很快来到了造型别致的瑞天风情假日酒店(见下图)门口。两年多不见的“老树枯藤”——瑞天副总裁马国军微笑着迎了出来。过桥,上瑞天一号楼,进马国军办公室。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整个办公楼装修得非常雅致,有天井,有随处可见的绿色植物,墙体装修用色非常大胆,鲜艳的色彩加充满艺术气息的线条、色块,使整个办公楼于雅致中,透露着一种压抑不住的现代化风情。

  我由衷地赞叹道:“很有特色,在这里办公,感觉很好!”

  一番寒喧后,马国军带我去他们公司自己旗下的咖啡厅,喝咖啡和共进午餐。我很奇怪的是,漂亮的女服务员竟然不认识公司堂堂的副总裁,还一本正经地写单、收款、找零。面对我的疑惑,马国军笑着解释说:“这里刚开张,服务员如果能不断地收到现金,会潜移默化地鼓舞士气的。所以,我来消费,从不签单。”

  ——高明!

  随着气氛越来越和谐、热烈,马国军兴致勃勃地讲述了自己从新闻界辞职下海的经历,并说了瑞天未来的发展趋势:在上海外滩、云南丽江、西双版纳、海南三亚等地开连锁酒店、度假村……最后笑着说:“清贫以后到这些地方去出差,就可以全部住在我们的酒店了。”

  我无可无不可地道谢道:“那感情好!”

  原计划吃完中饭就走的,不想快结束时,马国军突然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爱拼才会赢”的故事。主人公是他生意上的朋友,两人在北京开交易会时认识,听说对方的故事后非常感动,所以满怀感情地要复述给我听。

  我一听,竟然有了几分泫然欲涕兼热血沸腾的感觉!我果断地说:“你帮我联系,我要采访她!”

  马国军笑着答应了,一电话打出去,说在宁波,今晚可赶回来。放下电话,马国军一摊手说:“你今天走不成了,正好住我们酒店,感受一下我们独特的风格。”

  于是,我背上迷彩包,和马国军一起,逐房间逐房间地参观了他们的风情度假房。果然非常有特色!装修豪华别致,色彩极其鲜明,房间大量运用了玻璃和镜子,整体艺术气息非常浓厚!(见下图)而大阳台则虚悬在河流上方,视野所及,非常美观!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沙发上是我的迷彩包和帽子,我就在这里免费住了一晚。房间里有五六种彩灯效果,柔和,浪漫。

  我再一次由衷地赞叹道:“你们还真是非常非常有想法!恩,很别致!”

  马国军颇有几分自得地说:“选一间,今晚就住这里。”

  我自然不好意思选最大的套间,选最小的单人间又觉得小气,于是就折衷地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双人间。

  晚上九点,对那个百折不挠的创业者采访成功!事后,文章顺利发在《打工》杂志上,领到了大笔稿费,还顺带报销了全部出差费用。

  什么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就是!

       写作培训班  (想提高写作水平,尽快靠文字赚钱吗?请加入)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评论这张
 
阅读(102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