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记者节回忆:我最接近死神的一次采访  

2007-11-08 17:1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节回忆:我最接近死神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2007年11月8日,周四,中国记者节。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不少朋友发来的手机短信,都是祝我节日快乐的。这使得正在异地他乡出差组稿的我,在瑟瑟的秋风中,颇感友情的温暖。

       其中最让人感慨和感动的问候是:“走千山万水,忍雨打风吹,捕捉黑白,记录是非,天天受累受罪,心中无怨无悔!祝在看得见的报刊杂志上光彩夺目,看不见的新闻路上顺利健康。记者节快乐!”说得真好!

       落英缤纷,人生只若初相见。不知不觉,我当记者已经15年了,算上在部队业余和专职搞新闻报道的7年,从事新闻工作已经整整22个年头。现在回头想想,那真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啊,长得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回忆起了。

       嗯,如果硬要追根溯源,我想,我的记者之梦应该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的。那一年,我被我们的班主任推荐参加了当时大约两年一度的全县作文比赛。最终结果是,我得了第六名,并幸运地被父亲带着,去县城领奖。

       那一天,县长、县委书记都在主席台上正襟危坐,而一个挎相机的人却台上台下地乱窜,进退自如,旁若无人,让台下小小的我大为惊讶。我后来问父亲:“那是什么人啊?比县长还大吗?”父亲悄悄地告诉我:“那是一个记者!”(果然“者”得很!“者”,湖北方言,神气的意思)

       拿着奖品(工具尺和铅笔盒)离开县城的时候,我默默地攒着小拳头,咬着牙下定了决心:长大了,我也要当一名威风、神气的记者,不把县长、县委书记放在眼里,在他们都不敢随便动弹的地方,从左跑到右,再从前跑到后!

       然而,接下来我高考意外失利,随即穿上军装远离了伤心地。那时,我以为这一生与记者是再也无缘了。没想到随着神奇的命运流转,我最终还是变成了记者,并和那位我小学四年级时曾经羡慕过的记者成了同事、上下级和忘年之交。他,就是《孝感日报》的前总编,王老先生。(我在进《知音》前,正式身份是《孝感日报》记者)

       如今,时间一晃就过去15年,尤记得第一次领到记者证的兴奋和激动。而在当记者追逐新闻的漫长岁月里,记忆最深刻、最惊心动魄、最接近死亡的一次采访,发生在1998年。

       那一年七八月间,长江流域百年不遇的洪灾爆发,接着,簲州湾决口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全国。在这危难之际,《知音》决定选派当过兵、能吃苦的我,到抗洪第一线去采访,及时捕捉独家的深度报道。

       由于大家均知道这种一线采访凶多吉少,所以我走时几乎所有的同事都出来送行,颇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其中几个老大妈还再三叮嘱:“过去就要一件救生衣,一有事就往树上爬,啊!”

       我诺诺以应。随后,我乘车去了一个叫孟家溪的地方。当时簲州湾刚决口不久,五万灾民正朝孟家溪这个理论上安全的地方转移。我和二十余名记者先期抵达了孟家溪,就灾民接受和安置工作进行了详细和多重的采访。

       1998年8月6日晚上,我正在湖北省公安县幸福村村支书家和几名村干部一起,进行闲聊式的采访。大约到次日零点45分的时候,聊得正起劲的大家都突然一起齐刷刷地住了口,大家都左顾右盼,面面相觑,神情不安,整个房间蓦然呈现出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宁静。

       大约过了五分钟,村头突然传来吉普车疾驰而过的声音,车上有人拿着高音喇叭在大喊:“决口了!大堤决口了!大家快跑啊!”这一嗓门下来,整个原本宁静的村庄立刻乱了,一时间大人喊叫,小孩哭闹,到处鸡飞狗跳,一派末日来临前的混乱景象。

       我匆匆忙忙收拾好采访本、录音机和照相机,随着人流迅速朝村外跑去。结果不到20分钟,直扑而来的洪水迅速追上了我们,我当机立断,一把甩掉背上的背包,然后找了一个大树,蹭蹭蹭爬了上去。等我爬到树中腰,拽紧一桠树杈左右一看时,发现周围的大树上都爬满了人!

       随着洪水位的不断上涨,我就只得不停地往上爬。就在我哀叹“吾命休矣”的时候,洪水突然不再上涨,却也不曾下降,我就只好这么抱着大树,横附在树的上半腰,一动也不敢动。黑暗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的手臂越来越酸麻的时候,左右却相继传来扑通扑通落水的声音,和越来越远、越来越无力的呼救声。

       我不是黄蓉,我不会轻功……我在内疚和恐慌中猛一激灵,人很快清醒了几分。就在这时,我看见邻树上一个小伙子正昏昏欲睡,手渐渐在松开!我忙大声喊道:“兄弟,现在你可睡不得,掉下去就没命了!”那人回头应了一声,然后又开始在树上“凤凰三点头”。我见势不妙,就对他说:“兄弟,别睡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没想到以陈老师的口才,喊破喉咙讲了一个故事,对方竟然哭着反馈道:“你讲的一点也不好听!”我狂晕啊。

       好在没多久,冲锋舟就过来了。获救上岸后,一个同行看见我僵硬的手臂呈现奇特的怀中抱月状(由于时间太久,一时怎么也伸不直),就惊奇地问我:“你这是在干什么?”我冷冷地回答道:“练气功,没见过吗?”

       事后,我因出生入死,写回大量一线报道,被武昌区人民政府评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并被湖北省直机关和湖北省人事厅授予“抗洪二等功臣”称号,终生享受省级劳模待遇。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写作培训班  (想提高写作水平,尽快靠文字赚钱吗?请加入)
 

本博之五大经典博文——

米拉山,十天的爱情用一生去祭奠 (感人度,排名第一)
 
棠梨树下,两小无猜的爱情未结果 (感人度,排名第二)
 
泸沽湖畔:我陪摩梭王妃打麻将  (感人度,排名第三)
 
崂山,空负冀望的十年生死约定  (感人度,排名第四)
 
 
 
记者节回忆:我最接近死神的一次采访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3869)|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