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棠梨树下,两小无猜的爱情未结果  

2007-08-13 23:4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本文女主人公刘茜,是陈清贫的一个作者和朋友。几年前的一个春天,编者在其所在的城市采访及约稿时,在一家咖啡厅里,她给我讲述了如下这个感人肺腑的真实故事。事后,清贫将其整理和编辑了出来……

  我是在试穿婚纱时得知林出事的。

  惊愕之余,我疑惑为什么不是其他的任何人,而偏偏是林呢?那个又脏又土的男孩?霎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镜中那一团洁白的婚纱逐渐凝成为林那傻乎乎的模样。

  林在憨憨地向我笑,向我走来。

  林并不是我要嫁的男人。可以肯定地说,林也从未占据过我的心。可是,此时我的心却是酸楚的,颤抖的,为林。是否是命中注定,让我的生命注入林的柔情?却是在那两小无猜之时,在那高高的棠梨树下,种下了爱的种子?

  我分明记得那一天我是在父亲的喝斥下走进内黄县城郊区那所乡村小学的。那时我上小学五年级,因为母亲工作调动,我不得不带着委屈和一群淌着长鼻涕的土孩子坐在一个教室里听课。林就是他们中的一个。那时的我很执拗,我不愿和他们玩,我怕他们弄脏了我的白衬衣,蓝裙子。他们总是爱在很厚的土灰上打闹,弄得尘土飞扬。我远远地避开他们,常常一个人孤僻地坐在教室里瞎想。

  后来,我发现这座“九场小学”的乡村小学其实很美。从远处看她被一团葱郁包裹着,不像是学校,倒像是一座村寨。学校的四周被一条大半圆弧形的深水沟包围着,只留一条3米宽的坝子通往校内。在沟边上长满了荆棘和野玫瑰,五颜六色的野玫瑰,散发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学校,我就是循着这香气发现了这犹如世外桃源的美丽景致。

  下课的时候,我不再闷坐在教室,而是跑到沟边那一丛丛荆棘和一簇簇野玫瑰间,和着那翩翩飞舞的小蝴蝶游戏。我独享其乐。那鲜艳的野玫瑰吸引着我,我多么想拥有一朵。我蹲下身,看准了一朵粉色的,慢慢地将手伸了过去,可是,我刚触到花柄,一阵钻心的疼痛刺来,顿时,鲜红的血从指头涌出。花依然傲气地摇摆着,像是在嘲笑我。我却忍不住“嘤嘤”地哭起来。

  哭声引来了一群我的土同学围着看,“真娇气。”“城里的小孩就是爱哭鼻子。”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我已管不了许多,依然哭泣着。泪眼朦胧中听见有一个声音很清脆:“都走开,都走开,没看见她的手被扎出血了吗?”一个穿着军绿色褂子的男孩走过来。我知道他是班里的学生王,叫林。众人畏惧他,不再吱声。

  林问我,是不是想要一朵花?我点点头。林慢慢走走向一簇野玫瑰旁,弯下身,用左手轻轻捏住一朵色如鲜血的花的柄的顶部,右手一根一根地将柄上的刺掰掉,然后,很轻易地将花折了下来。

  林将花递补到我的手上,又告诉我说:野玫瑰可不是随便折的。大人们说她是女妖精变的,为了防止人采,就长了一身的刺。不信,你闻闻,还头疼呢?

  我把花放到鼻尖上闻了一下,浓烈的香气直冲脑门,头立时疼了起来,真有点鬼魅的感觉。

  林成了我唯一的玩伴。

  林对这所学校非常了解,林对我说,学校原本是过去一家大户人家的花园,解放后,政府就把它作为学校用了。林还说,学校里的树几乎都是果树,那种长得最高的树是棠梨树。秋天正是吃棠梨的时候,林把我带到一棵棠梨树下,脱下鞋,吐口唾沫在手上搓了几下,就开始爬树,有十多米高的树他几下就上去了。我惊讶地睁大眼睛仰头望着,林两腿交叉着盘坐在树权上,稳稳的,两只手自如地在枝叶间采摘着棠梨果。当那小如樱桃,色泽暗灰的圆果子装满了林的两只口袋时,林就用两手环成喇叭状冲着树下大叫:“我要下去啦。”只见林两腿往树杆上一盘,“哧溜”一下,迅疾如飞瀑落在我面前。

  林并不喜欢吃棠梨子,说是吃够了,林把采下的果子全给了我,然后,憨笑着看我吃那又酸又甜的果子。我吃得津津有味,林记在心里,每到课间,林都会摘下两口袋来。林的衣服终于被树磨出几个大窟窿来。林依然穿着破衣服爬树,脚上也一直穿着露着大脚指的布底鞋。

  我纳闷林为什么不换衣服。有一天,终于沉不住气问了林:你为什么不换衣服呢?都脏得不能见人了。林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红着脸,用手拉扯着被灰垢弥住布丝的衣角,慢吞吞地说:俺家没钱给我做衣服,我就这一件褂子,所以就天天穿着。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怜悯,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啊,酸酸的,有一种撕心的疼痛。我从此学会了安慰,我对林说:长大了自己挣钱买。林点点头,眼里含着泪。

  棠梨树成了我和林嘻闹的场所。吃剩的棠梨果成了我手中的武器,林被我砸得抱头鼠窜,却不还手,傻笑着任我砸。有时候,林会突然停下抱着棠梨树向上傻望。我问林:树上除了果子,还有什么?林神秘地说:我妈说棠梨树上能盖瓦房。

  瞎说。树上怎能盖瓦房?那不是空中楼阁吗,要倒塌的。我为林的傻话大笑不止。

  林被我笑红了脸:真的,不信你听我说:

          棠梨子树,棠梨子糖

          棠梨子树上盖瓦房

          三间瓦房没盖起

          乖呀老女来行礼

          十二头猪,十二只羊

          十二只骆驼排成行

  我说:林,你就用这儿歌来蒙我?

  林却极认真地说:我妈就是这样说的,我妈说我如果能盖起三间瓦房,再攒上能买十二头猪、十二只羊、十二只骆驼的钱,我就能娶上一个好媳妇。

  我笑弯了腰,大叫:林,你受骗了,那是你妈为了让你好好上学,故意骗你的。

  林愣愣地盯着我,小声说:我长大了能不能娶上像你这样好看的女孩?

  我止住笑,恼怒地瞪着林。从此,不再理林。

  毕竟是两小无猜,心与心纯净如水,我对林只是赌着孩子气,林也并不能完全诠释他话中的意思。我和林依然同在一个课堂里愉快地读书学习。

  不久,这段乡村学校生活便成为我美好的童年回忆。我在那里仅仅只上了一个学期,父亲为了我的学习,重又将我转回内黄县城里。城市的喧闹和紧张的学习很快将我对乡村学校生活的留恋封存在记忆中。林只是记忆中最清晰的一个亮点。

  高三的时候,学习已进入冲刺阶段,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为着同一个目标,拼命地学习,脑中几乎没有任何杂念。最后一个学期,班里突然多了几名学生,是从乡下转来的,林也在其中,我和林重又成为同学。只是,我们已不再是两小无猜,我们已是怀春少男,钟情少女了。

  高中部的学生已经会很巧妙地掩饰萌动在心中的异情杂念。男女生之间互不说话,形同陌路。所以,我见到林也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有几次林见到我,嘴唇翕动着,似有话要讲,都被我的一副漠然挡了回去。林于是就很忧伤地从我面前匆匆而过。

  高考前的一次摸底考试后,我在抽屉里看到了林放进去的一张纸条:可以和你谈谈吗?寥寥几个字,却让我踌躇半天。我实在不愿见林,不仅仅因为他是农村来的,我是怕见到他那副忧伤的表情,还有那一双灼人的眼睛。

  我弄不明白林究竟有何心事。

  晚自己后,熄灯铃已拉过好长时间,整个教学楼一片漆黑,教室里只有我和林没有回寝室,林点燃一支蜡烛,烛光忽明忽暗地映着教室。我慢慢走到林旁边,坐在他对面。林低着头,痛苦不堪的样子,一团蜡油在他手里不停地捏着。室内静得只有呼吸声。

  “林,你找我有事吗?”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林抬起头,两眼含泪:“我可能没希望考上大学了。”

  我知道林的基础差,摸底考试考得不好。只好安慰说:“林,你别难过,今年不行,明年再考。”

  “可是,今年你就要考走了。”

  “人的起点不同,你不能和我相比。”

  “我是为了你才要求进城读书的,家里已尽其所能,明年根本无能力供我复读。”林说着伸手抓住我的手,情绪激动,“再说你走了,我是永远不可能和你走在一起了。”

  我挣脱着,让林平静:“林,你别这样,你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呢?”

  “你知道,我喜欢你,我只有考上大学才能和你好。”林说完,松开我的手,一拳砸在桌子上,痛苦地埋下头。

  有一种酸楚从心底涌出,我的眼睛开始发酸,我努力不使涌出的泪水汇成滴。我很激动,林对我有如此痴情。这是作为女孩的骄傲。不管我对林有意否,我心灵深处也会发出强烈的颤音。

  然而,那是个非常阶段,我很清楚,男情女爱对于我对于林都是可想而不可及的。

  “林,你不要自作多情,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吧。”我想我绝情又略带恼怒的话语对林是否会有所触动。我头也不回快速走了。

  这之后,我竭力将心思全部移到书本上,也无暇顾及林痛苦否。直到高考后,我如卸掉一副重担,轻松地舒了一口气。始才想起林来,而林早在考试结束的当天就匆匆离校了。林住的寝室内狼籍一片,如林的心境一样显得萧索。

  我没想到林对自己如此没有信心,一个暑假,林都没来问过他的分数。直到我拿着河大的通知书去报到时,也再没见到林。

  大学的生活轻松而又愉快,新的面孔、新的事物以及新的学业,填充了我整个生活空间,林的影子在我的脑海中越来越模糊。当我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会主动想起林时,我收到一封厚厚的信,落款是林。信是在我即将告别大学生时代寄来的。

  林在信中写道:或许你早已不记得我了,一个苦苦爱着你的住在偏僻乡村的穷小子。但是你的一颦一笑都已印在我的脑中。从第一次见到你起,尽管那时我们都还只是个孩子,你的白衬衣,蓝背带裙,白袜子黑皮鞋,还有那跳跃在你柔软黑发上的蓝色蝴蝶结,都录在我心灵的胶片上。因为这些,我的心才没有因失望而干涸。我时时都在被激励中,我多么希望能和你比翼齐飞,然而,我的基础太差,贫困又让我失去复读的希望。我的眼前曾一度黯淡无光。因为你,我的心重又燃起一团明亮的火焰,重又找到一条实现自我价值的路……

  林的信很长,我读得泪水滂沱。林在信中问我,金钱和才学能不能等同。林说他这几年吃了不少苦,也挣了不少钱,已攒下一百多万。林成了个体运输户,有了自己的私车。

  林在最后写道: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争气,也不是为了让你看得起我,更不是为了满足虚荣。所有的一切全是因为爱你。我知道自己不能使你成为至上的夫人,但我发誓一定要让你成为拥有巨大财富的娇妻。这世上没有人能比得上我对你的多情和纯真。早在几年前,从你躲躲闪闪的眼中,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我对你的爱。

  看完信,我的心如海的波澜翻动不止,为林的痴情感动。假如,林当时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情不自禁地扑在他的怀里痛哭。然而,我心里明白,一切都已晚了,我的心已属于另一个男孩了,他是和我同届的高才生昊。并且我已答应昊,毕业后到他的家乡去工作。

  毕竟,林炽热的情怀是在千里之外,而直接能够触及我肌肤的则是昊的柔情。我被昊的情网包裹,也不想因林的痴情而挣脱这张爱意氤氲的网,是怕自己被情感所困。

  我以很平淡的口气给林回了信。我说我和他原本只有同学间的友情,并无爱情,我还说我很自私,很虚荣,不值得他爱。最后我说我会将他的爱藏在心灵的最深处。

  信邮出后的头几天,我曾忐忑不安过,怕林受不了我的冷淡。但毕业分配迫在眉睫,加之和昊的恋情正是如火如荼之际。尽情享受爱情的甜蜜是每一位恋爱者最大的满足。对于林也就顾及不到了。

  分配以后,我曾收到过两封由校方转来的林的信,出于对昊的忠诚,我并未打开信,又原封不动退了回去。那时,我和昊已决定举行婚礼。昊为我买来了洁白的婚纱,我惊喜不已。正当我穿着婚纱在镜前左右比划着时,林的姐打来了长途电话,她在电话中泣不成声,悲痛欲绝,我呆呆地听完了她的哭诉,知道林是因过度劳累又开夜车才和另一辆车相撞的。在清理遗物时,林的家人才知道林为什么一直不谈恋爱,林的日记中第一篇都有我的名字。在每篇日记的末尾,都有一句相同的话:我爱你,茜。

  林的姐打听了几个人才得知我的电话,她请求我能够参加林的葬礼。我的悲痛不亚于林的家人,无声的泪水已流成河。到此时,才明白人间最可贵的乃是真情。我为什么要将林的真情拒之千里,上帝呀,可否迟一点呼唤,我要将林留住,留在我的心里。

  林的灵前摆放着一束鲜红的玫瑰,她代表我的心,还有那一副挽联:

  我的心永远伴着你。

  你的心上人 茜献。

  后记:刘茜与昊的婚礼延期举行,但林却显然从此在刘茜的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在和编者讲述这个故事时,刘茜的脸上充满了惘然和心痛,更当面流下了无数懊悔和自责的眼泪。编者亦被这个故事感动得泪流满面,事后更跟很多朋友予以转述,而听者无不动容。

  两年后的秋天,一个让人绝想不到的消息从中原传来:刘茜在林的祭日前去其家乡探望后,在返回省城的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当场身亡……

  最后特别注明:这是一个真人真事,当然信不信由你。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