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UFO事件  

2007-08-14 16:0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我国曾于1979年9月,成立了一个民间杜团-——“中国UFO爱好者联络处”,后更名为“中国UFO研究会”,在全国有40多个分支机构。此后不久,国内唯一的一本UFO刊物《飞碟探索》杂志创刊发行(甘肃科学技术出版社主办)。

  现在依然存在的《飞碟探索》杂志当年发行量最大的时候,清贫正在读高中。那时我们班上的好几位同学都对这神秘的现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月节衣缩食要合买的杂志包括《飞碟探索》、《故事会》、《辽宁青年》和《武林》。

  我还记得那几个男同学的名字分别叫:徐卫兵、罗俊峰、朱德文,我们四人的很多本子上都画满了飞碟、火箭和导弹之类的图案。闲暇聊天,均对宇宙、外星及自身神秘的存在,充满了无尽的幻想。

  那时,无数个夜晚,我都常常一个人傻里傻气地把自己问得糊里糊涂:我是谁?谁是我?我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为什么会觉得我是我呢?在没有我之前,我在哪里?在没有我之后,我又会到哪里去?我为什么不是屈原、苏东坡、秦少游、张三或者李四?我为什么要出生在地球而不是在另外一个遥远的星系呢?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平凡的人,所以终生只能默默无闻呢?

    三百年前的我是什么?一千年后的我又是什么?我的意识在几千年前出现过吗?我的意识还会在几千年后出现吗?我同身旁一切活生生的人相比,到底又有没有一丝儿不同的地方呢?为什么要以我的身份来观察这个世界?为什么我要生活在一个平凡而又不能再平凡的家庭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想我来自的世界,一定是个很小很小的花园,一道永不熄灭的光辉从天庭酒下来,生命的树枝纵横交错,我曾在草芥上荡着秋千,温柔的歌儿永不停息……

  我想我来自的世界,一定是个很深很深的湖底,沉睡在红色的珊瑚礁上,凝聚着所有的日子,从一个方向流动我的目光,朝一个方向期待……

  那里面,一定是一个感情的世界,一个生命的世界,没有达尔文你死我活生存斗争的惨景,没有莱蒙托夫苍凉而凄厉的涛声,没有金斯伯格歇斯底里的嚎叫;

  那里面,一定有不灭的星星在湛蓝的夜空中闪烁,有不息的生命在广垠的大地上波动,有不止的热血在年轻的脉膊里流淌……

  我想我又应该是孤独的,没有共赏良辰美景的惬意,没有奇异的参与的痛苦的甜蜜,没有最初的温柔的野性的博动,所以,所以,我来了,便从此开始了坎坷、风险、凄苦,辛酸,而又不无快意的人生。

  “我思,故我在!”法国哲学家笛卡尔不朽的结论。

  十多年过去了,我虽然仍然无法知道,自己到底从何而来,又将何去。

  但我却知道,在没有我之前,我们这个世界上早已累计出生过数以千]亿、数以万亿,甚至远远超过这一数量的人,但他们中,没有我。

  但我却知道,在没有我之后,只要这个世界还维持现状,那么还会出生数以千亿,数以万亿,甚至远远超过这一数量的人,但他们中,不会有我。

  但我却知道,在那茫茫无际,不可思议,超感觉的宇宙中,不知还会有多少行星在存在着像我们人类一样的生物,但他们中,永远不会有我。

  我只知道,在无限巨大的宇宙时间和空间的一个交叉点上,永远只能有今天这么一个绝无仅有的孤独的我,永远……

  我时常漫步在星光下,遥望璀璨的星群出神。

  可我知道,我现在所看到的星星大多都是几十、几百、几千万年前的星星了,其实现在它们好多都已不复在原处存在了,我们看到的都仅仅只是一个虚像……

  我感到一种莫明的忧伤。

  我总试图从那清冷的星光中读出它们的伤感,可它们永远只静静地、静静地,静得像一个个当窗遐想的处子……

  ——以上文字,就是清贫少年时代断断续续记录的,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惶惑。而当真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这种神秘的现象,却是当兵以后的事情。

  时间:1984年12月29日,19时05分

  地点:湖北沙洋

  目击者:陈清贫等武警官兵

  飞行物特征:半圆形,白色

  1984年12月29日19点05分,驻沙洋某农场的武警湖北总队第五支队三中队数十名干部、战士正在进行夜间战术训练。突然听见六班战士鲁新洲和七班班长司路革一齐大声叫道:“飞碟!飞碟!”大家急忙抬头向空中寻去。只见西北方地平线上,正冉冉上升着一个半圆形白色物体。

       当时,夜静星稀,无风无云,一轮明月朗照大地。这个半圆形白色物体一边缓缓上升,一边发出刺目的亮光。当它升至半空时,骤然不动呈半圆形。略半分钟功夫,它突然一下子呈放射状无声无息地爆炸开了!紧接着便猛烈膨胀,直至足足占据了1/8个天空。

       我们眼前,就这样突然出现了一座气垫磅礴的巨大“雪山”!这座“雪山”的“山头”最白也最密,似隐藏有一个物体。“山腰”渐渐稀淡下来时,可清晰地透过它看见闪烁的星星。19点15分,“雪山”不飘不扩散地淡化下来。至19点30分,天空才恢复正常,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事发后,我无比后悔当时没有一部相机,能全程拍摄下来。但凭着对新闻事件的敏感,我还是立即用日记将其记录了下来,并稍作整理,投递给了《飞碟探索》杂志。大约过了一个月,《飞碟探索》编辑部给部队打来电话,核实属实后,将清贫的UFO目击报告全文刊载在当年的《飞碟探索》杂志上,并随后收录入《国内UFO目击报告集萃》一书第164页(见下附图)。

  后来,清贫在一UFO新闻纪录片中看到,有一空军某部也曾遭遇过类似的现象。时隔22年再回忆它,觉得是外星人飞船爆炸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整个过程都是无声无息的,而爆炸不可能不产生巨响,而且事后也没有任何残骸报告;它倒更像一些不明的高密度物质,在电离层中扩散的结果。当然事实真相如何,我至今依然一无所知。

——当时记录此事件的日记。从上面看,自己似乎因为一事无成而很不开心呢。而且,当时还记录下了排长大人的生日,难道准备拍马屁?:)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