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腼腆男孩,小声要我用性来做纪念  

2007-08-27 20:3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击查看原图 

  这是我一个好朋友的故事,清贫特意把它整理了出来……

   方云引起我的注意,是在一次他买单的酒局上,当时,同事王晓说有一个昔日丝毫不起眼但今天已发达的同学请客,正好我午餐尚无着落,便无可无不可地被他拉去了。

  年约35的方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穿着随意而略显不俗,言谈举止彬彬有礼,属于我映象中的儒商那一类。对于这种人,我一向自认与其不会有过多的共同语言,便在简单的几句寒喧后悄悄退缩在一边,以一种不引人注意的速度悄悄埋头苦干以打发那已饿得有些麻木的胃部诸感觉器官。

  他们一个个都显得有些兴高采烈,久别重逢让他们有太多的信息要互相交换。耳边连续传来的各种消息有:某某老师意外瞎了眼,半年前去世;某某同学离婚3次,最近又结了婚;某某婚后不幸……言谈间他们或唏嘘、或大笑自成一道风景,时常惹来邻桌一些好奇的目光。

  亦不知是他们中哪一则故事打动了我那一颗孤寂的心,我突然有一种遗世独立泫然有泪的感觉。为了掩饰自己悄然而至的情不自禁,我轻轻地向邻座的王晓问了一句:“你还有烟吗?”

  侃大山正在兴头上的王晓用手捏了一下空荡荡的烟盒歉然一笑后就继续着他的高谈阔论,我对数道探询的目光连忙说:“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各种目光都收回了,一切都继续着,像什么也没发生。

  大约20分钟后,在众人的哄堂大笑中王晓得意洋洋地结束了他的一则长篇轶事演绎。

  这时,半天没吭声的方云突然站了起来,他轻轻的对大家说:“你们慢慢吃、慢慢喝,我去看一看还有没有什么菜。”

  片刻后方云返了回来,却拿出了5包烟放在了我的面前,只听他柔声说道:“小姐,我不知道你喜欢抽哪一种,所以我一样买了一包。”

  见状我大吃一惊,5包烟里含有女人有时叼着玩儿的(如摩尔、紫罗兰),有女人真抽劲比较大的(如三五、长剑),而我有时心烦抽的正是摩尔!

  难得一个男人以如此不卑不亢的方式表示了对一个女人细腻的关心,我刹那间感动得泪光朦朦不能自己。

  饭局结束后,我们交换了电话和BP机号码(当时还没有手机)。

  再见面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其时我正处在离婚大战的阴影中,感情世界正一片荒芜。我一向不能忍受生命中的游戏法则,所以既对丈夫的婚外有染不可容忍,又拒绝一切已婚男人的诱惑,只独自一人守着自己一片寂寞的天空在静默的鸿蒙中摇曳。

  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方云的出现。在随后的交往中我发觉,方云的言谈举止与他的为人一样潇洒,待人接物尢为得体,以致他身边的我时常对他流露出一种欣赏的目光。

  那一年的中秋,方云特地从上海赶来武汉,这是我们的第4次见面,好朋友似的别后重逢让我们彼此都有些激动。那一天我俩在腰路堤上走了很久,最后落坐在一个麻辣烫的小摊上。

  时满街华灯初上,霓虹灯将夜空映照得如此辉煌。街上双双对对,各自上演着属于自己的悲剧、喜剧和正剧──无论悲欢离合,总有相应的角色下之相适应。而我和方云挤身在滚滚人流之中,一辆辆的面的在身边驰过,一五一十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与我们擦肩而过。面对如此真实而可爱的人生,正悄悄处于离婚尾声的我不禁又有一些泪光朦胧了。

  而此时此刻方云的眼光亦显得格外柔和而深情,透过面前腾腾的水汽,他幽远地凝视着我,在继续了一番长篇理论后他话题一转,说:“人生确实很短暂,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不过也就活个六七十岁吧,但20岁以前我们不懂事,40岁以后我们想干什么又都力不从心。因此,真正能支配自己又能好好地活下去的,也就在20──40岁这一段。”

  “有道理!”我微微颔首,谁说不是呢,我想我也20有7了,如此不再在事业上有所突破,也许这一生就此虚度,将来孩子之间比起爸爸妈妈来,我将没有任何可供他骄傲的谈资。

  “中国的父母没有不望子成龙的,我们都继续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良好祝愿。譬如说,如果孩子喜欢音乐,我们就尽量让他成为一个音乐家;如果孩子喜欢足球,我们就尽量让他成为一个运动员;如果孩子喜欢文学,我们就尽量让他成为一名作家……其实这也是每一个当事者也是旁观者的心愿。所以,我想既然我们认识了,那么……”

  本来我一直为他的大道理而感慨万千,且一直为眼前的浪漫而迷惘沉醉,不想他最后的话锋微微一转却让我突然产生了一丝警惕。我微微一笑问:“那么怎么样呢?是不是应该成为恋人或情人才对得住这段相识的美丽?”

  没想到我的直率让方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见他腼腆地脸一红,嘴里小声嗫嚅道:“我……我只是想……虽然人海茫茫,生活在同一星光下的人数以亿计,但此时此刻却只有我们俩在一起……若干年后回忆起来,我们都会想……哇,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但我们之间却什么也没发生……”

  闻言我笑得更甜了,“那你想发生什么呢?”

  “我……”方云的脸更红了,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这真是个雏!我心里暗想,见他那付大孩子做错了事的表情,我不禁又有些怜悯,就柔声说道:“方云,这些事情我不是不想,而是觉得不应该。”我长长叹了口气,又说:“我跟我丈夫婚前也曾相亲相爱度过一段很甜蜜的时光,有一天玩得很野,傍晚时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把我们两人都淋得像个落汤鸡,那一天我没忍心将他从我小屋里撵走……只是没想到这一提前开放的结果使我久久盼望和憧憬的新婚之夜变得平淡无奇,同时使每一年的结婚纪念也因毫无激情而变得没有丝毫意义──婚前性行为构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因此,离婚后,我就想,性行为只应该是夫妻生活的润滑剂而决不是什么寻欢作乐的工具。如果我再婚,一定要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婚之夜……”

  方云抬起头来,默默地注视着我,“只是这夜晚如此美丽,难道你不想在此留些记忆让这一天永恒吗?”

  “是啊,这夜晚如此美丽,留些遗憾亦非同样很令人难忘?”

  方云默然一笑,“咦,想不到你这人还蛮有性格嘞。”

  “没有什么,我只是觉得应该如此!”我瞧了瞧方云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一时心情格外冷静,“方云,说实话我们都已不年轻,说话也用不着拐弯抹角。我知道你很喜欢我,而我对你的细腻、热情和博学亦很动心。只要你愿意,打一纸证明来,我定会让你得偿所愿。”

  这一晚方云没再说什么,也没再要求我什么。

  方云的婚姻状况对我而言一直是个谜,但他数次谈话期间的闪烁其辞和他同学的吞吞吐吐却足以让我心明如镜。

  这以后我们的交往仍愉快地进行着,方云带我去看了好几场电影和录像,又送来不少书籍和杂志。面对铺天盖地的婚外恋故事和开放思想,我却只隐隐感到心痛:如果不是这些新闻媒介的误导和薰染,我那曾视爱如生命的丈夫又怎么会染得一身邪气而终弃我而去呢?

  此时方云的用意亦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不禁又为一个大孩子的堕落而感到痛心。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心坚如磐石,对离婚以后丈夫主动提出的性服务要求偿且坚决拒绝,又怎会让一个毫无名份的男人轻易占有我的身体呢?

  如此半年以后,终于方云不再出现在我视线里,我的耳膜里终于再也没有震动他那温情款款的声音。在许许多多寂寞的夜里,我倒常常想起他来,想起他那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和他那腼腆的表情。到后来我甚至还常常不由自主地想,如果方云再来找我,我是否该考虑接受他,毕竟,这么可爱的男人可遇而不可求……

  不知不觉又好几个月过去了,我以为再也听不到方云的消息,不想两年后的圣诞平安夜那一天,我意外地获得一个机会到上海出差。临行前同事王晓为我介绍了上海的几个朋友,就在上海例行的一次酒局上,一个男人无意中问起一个外号叫“小猫”的女人近况,旁边一个女人答道:“她呀,眼睛像被猪油蒙了似的,老公背着她都玩了几十个女人了,她还懵然不知……也难怪,见他那付忠厚老实、文质彬彬的样子,谁会想到他竟是一个猎艳高手……许多女人都是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挖好了坑自己往里面跳……”

  我听着听着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了一句:“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

  “叫方云!他的‘事迹’旁人都知道,就只瞒他老婆一个。”

  ……

  从上海回来后我将自己对方云的最后的一点留恋抹得一点不剩,我庆幸自己的因执终于挽救了我自己,使我终于没有在相思树前“触雷”,同时我亦觉得没有丝毫的遗憾,只是尤为感到困惑:那个肯在新婚之夜用婚姻的枷锁锁住我的男人在哪里呢?

  我的爱人不容易遇见,

  就像水底的火焰……

   (陈清贫作品,QQ:14628839)

本博之经典博文——

米拉山,十天的爱情用一生去祭奠  (感人度,排名第一)
 
棠梨树下,两小无猜的爱情未结果  (感人度,排名第二)
 
泸沽湖畔:我陪摩梭王妃打麻将    (感人度,排名第三)
 
崂山,空负冀望的十年生死约定    (感人度,排名第四)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