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07年,春节回家的趣闻轶事(原创)  

2008-01-26 00:1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春节回家的趣闻轶事(原创)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2008年春节即将来临,而我又将再一次赶回家陪父母过年。所以,最近听王宝强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非常有感慨。是啊,有什么比家更温暖的呢?如今在回家倒计时的日子里,简单回顾一下上一年回家过年的故事。

  2007年大年三十的一大早,清贫和大弟陈忠厚一起,带着大包小包,匆匆前往武昌傅家坡长途汽车站。里面一如所料,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外面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还肩箱提兜,络绎不绝地涌进站来。

  清贫守行李,忠厚去买票。然而,等他好不容易从长龙般的队伍中挤回来时,却告诉我一个很让人沮丧的消息:“票买到了,但是是十一点的。”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八点零七分,靠!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傻傻地等上近三个小时?然后在潮水般的人流中被拥来挤去?犹豫了片刻,我毅然把行李交给忠厚看管,然后自己空着手出了候车室大门。

  走到门口的一排出租车跟前,我随便找了一个等客的的哥:“去孝感城区,多少钱?”对方头也不抬地回答道:“280。”我说:“平时150就差不多了,你280也太过分了!最多200,你去不去?”对方抬起头来:“那……220,我再带一个人到机场。”我一口回绝:“不行!就我们自己,200!”

  对方最终妥协了。于是,我们车票也懒得退,直接上出租,然后直奔阔别数月的家乡。一路顺风地到了家门口,一看时间,还不到十点。

  爸爸妈妈都在门口迎接,小弟陈继勇、小侄女陈蕊文也先后迎了出来。看着父母双亲的身体都很有好转,清贫真是非常欣慰,感到这十年的巨额医疗费总算没白花。如今虽然历经磨难,但父母双双健在,这一事实比什么都更让人踏实。

  这一次回家过年,颇有几件趣闻轶事值得一提,且听我慢慢道来。

  一,老鼠搬家。

  以往我回家,晚上每每被老鼠困扰。由于晚年父母都信仰佛教,不再杀生,自然也不会灭鼠。听之任之的结果,是纵容得这一窝老鼠越发猖狂了,它们肆无忌惮地在我家穿墙打洞,生儿育女,啃咬玩耍,常常闹腾得楼下的住户都强烈抗议!

  前几年我在家时,晚上只要一熄灯,老鼠们的欢乐PARTY就开始了。我猛敲床,学猫叫,开灯到处用棍子敲,什么法子都用到了,可惜全部收效甚微。每每要闹腾到天亮,才能在疲倦中昏昏睡去。

  这次回家,晚上竟然听不见一只老鼠出来活动!我惊异地问父母,爸爸回答道:前几天,他特意在菩萨面前祷告了,然后对老鼠发了话:“我的儿子马上就要回来过年了,他们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奔波,非常辛苦。如今难得回来一趟,要好好休息,你们再这样闹下去是不对的。如果你们再不收敛,我就要用药‘闹’你们了!”

  据父亲说,这一番祷告和警告后,老鼠一家“开了个会”,然后在第二天全部搬走了!

  真相是否如此,不得而知,但2007年春节期间,家里一只老鼠也没有,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二,认错表妹。

  2006年姑父去逝,按照家乡风俗,“亡人为大”,初一得先去烧“新香”。于是,我和忠厚次日回到了乡下。没有想到,这次却闹出了一个大笑话!

  当天,在一个堂弟的带领下,我按照父亲大人的嘱咐,一一提着礼物挨家挨家亲戚地拜年。就在机械的寒喧期间,一个中年妇女笑眯眯地走到了我的面前,口里热情地说道:“清,你还认得我不?”

  我看着有些面熟,但一时又实在想不起是谁,再看着她脸上纵横交错的沟壑,遂含含糊糊地叫了声:“婶婶……”

  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中年妇女闻言后气愤不已:“你在叫什么?我是你表妹!小时候,你还经常牵着我的手去挖猪草、摘菱角!”

  我尴尬得无以复加,赶紧找了一个借口,落荒而逃……

  三,见到娃娃亲。

  在姑父家烧香磕头后,和姑舅老表们随意地聊天。期间,随着又一串鞭炮响过,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过来磕头。

  那妇女看上去比一般的农村妇女保养得好,明显比同龄的人要小上个几岁。衣服虽不时髦,却干净、整洁,而且搭配得比较有匠心。她磕完头后,站起来瞅见了我,竟然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率子扬长而去。

  我一时莫名其妙。见状,旁边的一个表弟偷偷地给我介绍道:“她就是你小时候定下的娃娃亲。”

  我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姑姑在世时,曾在农村给我定下了一门亲事。长大后,女孩还见过我的父母,获得了初步认可。而我自己,十几年间,则一直被蒙在鼓里(父亲后来说,不先告诉我,是怕影响我学习)。

  据说,我17岁前,两家还曾多次互送节礼,来往甚密。只是我17岁一意孤行地当兵离开家乡后,父母觉得我一时半会回不来,怕耽误人家(我们乡下,女孩一般十八九就出嫁),遂主动退了婚。

  而我则直到22岁左右,才无意之中得知此事的。那时绝对没有想到,只到18年后的今天,我才在乡下第一次见到她!

  唉,愿菩萨保佑她:幸福,安康!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评论这张
 
阅读(72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