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2008-01-27 23: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大言不惭的梦想:那就是通过自己毕生的努力,成为一个名垂青史的天文学家。当然,因了爱好文学之初受尽挖苦讽刺的余惊,我爱好天文的行为也不太为身边的人知晓,包括我关系最铁的亲朋好友。

       我从小就喜欢仰望星空,少年时代是在一个山沟沟里度过的。那里生活条件比较简陋,大部分人家没有电视,也没有电扇,夏天都搬竹床在外面过夜。那时大气污染很少,也没有什么“光害”。所以,躺在竹床上看星星特别明亮,特别亲近,仿佛一伸手就可触摸到……
 
  每天晚上,大人们都要讲故事,有神话,有传说,还有专吓小孩的鬼故事……听得我又怕又想听,想听又怕听。
 
  我的爸爸、妈妈文化程度都不高,但代代相传的故事,都能通过他们的口生动、形象、精彩地演绎出来。而且,那时我的父母从来没有在任何事情上欺骗过我,所有的承诺都是及时兑现,直到有一天晚上。
 
  那天晚上妈妈给我们小孩子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末了她一指天上那乳白色、带状的东西对我们说:“喏,那就是银河,左边的那颗星就是织女星,右边的那颗就是牛郎星,在他一左一右的两颗小星星就是他正挑着的孩子。每年七月七日晚上夜半无人时,王母娘娘都会让喜鹊搭鹊桥,让他们一家团圆……”
 
  当时我才七、八岁吧,特别当真。那一年的农历七月七日夜,我当真就一个人守在附近的一个葡萄架下,听了一晚上,看了一晚上。当然,我既没有听见牛郎、织女一家说悄悄话,更没有看见那两颗星星聚在一起。
 
  第二天早晨,气急败坏的我顾不得天才蒙蒙亮,爸爸妈妈还在被窝里熟睡着,小脸蛋涨得通红地跑回家,三两下摇醒我妈妈后愤愤不平地说:“妈,你骗人!他们昨晚没在一起!”我妈妈当然是莫名其妙,问:“谁和谁没在一起?”
 
  我说:“牛郎和织女啊,昨晚一整晚上他们都没有在一起!而且一步、半步也没有靠近!”妈妈瞠目结舌,无言以对,最后把包袱往旁边一甩:“我也不晓得了,问你爸爸去!”
 
  爸爸不知道前因后果,在迷迷糊糊中更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值得万分庆幸的是,过了大约十来天,爸爸给我买回了一套《十万个为什么》。我当时喜欢得都快疯了,笑得一整天都没合拢嘴!
 
       而且一拿到手,我立即翻开天文卷观看,结果很快就惊奇万分地发现,原来牛郎星离我们有15.67光年远,织女星离我们有26.92光年远,两者相距在12光年以上!牛郎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所看到的都是12年前的织女。
 
  这么长的时间里,那个织女小姐对他变心了没有,实在是不容易得知。若是想打一个无线电报去问她,最快也得24年后才能收到回电(无线电波的速度和光波的速度相等)。还有,每月七月初七他们并不会走近,织女还比牛郎亮六倍、重一倍、体积大四倍!天,这一对夫妻可真是够不般配的了!
 
  上高中后,离县图书馆比较近,我就经常去借书,像《宇宙的起源》、《地球外有生命吗?》、《太阳系的起源》、《恒星、行星和星系》……一本本的大部头的书往家里搬,弄得妈妈都有些慌了,一个劲在我耳边说:“我说娃呀,你先别管天上的事行不行!考大学要紧,星星在天上呆着是不会跑的,你如果上不了大学,星星又不会给你发工资。”
 
  哈,能让父母在家乡挺着腰板做人,才是儿女们应尽的最大孝心!回想起来,那一次母亲虽然第一次“欺骗”了我,却终于激起了我对天文学的强烈兴趣。在那20年以后,我终于提出了在天文学界至今都备受争议的“行星撞毁说”。
 
       然后,和弟弟陈忠厚合作了《我的情人失落在6000万年前》和《玛雅星空》等长篇天文推理小说,轰动一时。并因之,使得我的父母第一次走上了电视荧光屏,在家乡大大地出了一回风头,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笑得嘴都合不拢。

       当然,其过程是无比艰难的。没有导师,没有同好,没有经验,缺乏器材,我就仅仅凭借着一腔永不熄灭的热诚,在孤独中孑孑摸索着前行。

       记得1998年中,我的探索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由于大城市的“光害”严重,为了观测星象,我不得不每晚去很远的郊区,以求一个清晰的视界。但那时的武汉郊区很不安全,我不得不再次穿上自己已经脱下来的军装,然后每晚背着我心爱的望远镜,到郊外观测星空。

       其间有一个瓜农盯着我看了好几天,最后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走近来递给我一块西瓜后,问道:“解放军同志,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笑了笑说:“只管问吧。”他指了指我背后的望远镜说:“请问,您背上背的这是什么新式武器啊?”

       我哈哈大笑,说:“这是2000式火箭筒!你可别惹我哦,这一炮轰过去,可以炸掉你半个村庄!”从此以后,我只要把望远镜架好,就会听见有瓜农在附近议论:“哎哎,别过去,那是解放军在试验新武器!”

       最终,在历尽近20余年的孤独探索后,我终于完成了我的第一篇天文学论文《被撞毁的玛雅星:再论太阳系7000万年的演变》。论文完成后,我极度兴奋,连夜开了一瓶法国红酒,呼来了我在武汉关系最好的六个朋友,一起庆祝我伟大理想完美走出了第一步。

       不料,红酒喝完了,朋友们都奇怪地看着兴奋得满脸通红的我,其中一个朋友走过来摸着我的额头说:“哥们,一会儿早点休息,明天早上烧就退了!”

       靠!我当时彻底傻了,完全忘了以前痛定思痛后自定的行为准则:即,在一件事情没有做成功以前,决不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关系最铁的亲朋好友,不给任何人耻笑自己的机会!

       于是,多年来我的朋友们都完全不知道我在暗暗爱好天文,自然对“一个转业军人、一个编辑记者”一夜突变“天文爱好者”充满了怀疑。好在论文本身厚积薄发,自有其一定合理存在的因素,在随后举行的一个小型研讨会上,虽然绝大多数专家对我的这一论文嗤之以鼻,几乎将其贬得一钱不值,但还是赢得了寥寥几个天文学家对我的关注。

       其中,北京天文台的刘合群教授在沉默良久后,发言道:“我个人觉得,重要的不在于小陈同志的这一套理论是否具有严密的科学性,而在于这种探索精神的难能可贵,这才是我们人类不断进步的一种可贵契机。”

       如今一晃过去几近10年,“陈清贫玛雅星猜想”逐步被关注,我的故事被画成了连环画,我的理论被收入各种专著。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1998年底,我提出了“行星撞毁说”,在全国轰动一时。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当年全国各地报刊对“陈清贫猜想”的报道。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学者根据“陈清贫猜想”画的古太阳系示意图。(点小图看大图)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第32--37页,提到了我当年提出的假说。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这里写着我的名字,我从“中国青年”逐步变成“我国的科学家”。

    甚至,此时此刻,我的名字还被冠以“我国科学家”的头衔,高悬在北京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展馆上。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展厅大幅图画中,出现了“我国的科学家陈清贫先生”字样。

       2008,我的梦想是未来某一天,《世界天文史纲》上有这么一笔:“关于古太阳系的演变,历史上一共有三种假说,一是德国的‘爆炸说’,二是俄国的‘半成品说’,三是中国的‘撞毁说’。中国的‘撞毁说’由中国的天文爱好者陈清贫在公元1998年底提出,在公元2018年被彻底否定……”

邂逅“自己”:我渐渐走进了未来      再次邂逅自己:我渐渐走进了未来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仰望星空:我怎样练成准天文学家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