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1998:我在荆江采访抗洪救灾  

2008-06-05 00:5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的1998年,入汛以来,一场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席卷了荆楚大地、长江沿岸。5次洪峰奔泻而下,严重威胁着沿江两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持续近50天的浸泡,万里江堤险象环生。

       特别是进入8月的短短10天时间里,整个荆江大堤和洪湖干堤发生险情4300多处,重大险情3200多处。接着,簰洲湾溃口,小河口弃守……荆江数百里江堤连连告急,长江流域两岸的万千居民危在旦夕!

       随着中共中央的一声号令,沿江两岸数百万军民众志成城,奋起抗洪,经受了一次次严峻考验,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的壮歌。

       在此历史的重要时刻,知音杂志社除紧急向湖北灾区捐赠220万元外,为向全国广大读者介绍湖北灾情及湖北军民抗洪壮举,在保证月刊正常出版并以较大篇幅报道抗洪斗争的前提下,还准备突击编辑出版《知音抗洪特刊》。

       为此,胡总、雷总在作了紧急动员后,决定抽调10余名编辑、记者组成临时编辑部,派员分赴武汉市和湖北省各严重受灾地区采访和组稿。因为是共产党员和转业军人的缘故,我被临危受命,指派到了抗洪最危险的第一线。

       记得出发那一天,真是“风萧萧兮易水寒,清贫一去兮,差点不复还”。气氛热烈而悲壮,全杂志社夹道欢送,王福桃、盛锡锦等老员工都表情凝重地看着我,并殷殷祝福:“到了那里,第一件事就是找人要一件救生衣,一有事就赶紧往树上爬!啊!”

       我诺诺以应,随后,搭乘省妇联前往灾区慰问的车,冒雨赶到了荆州市。当时已是1998年的8月4日下午,荆江大堤上已经垒上了高高的子墙,高悬的长江水随时都可能漫堤,看上去非常危险。

       由于我的第一站是分洪临时指挥部所在地——公安县,所以不得不决定冒险渡江。但当时轮渡已经彻底封航,所有民用轮渡全部取销。偶尔穿越开阔江面的,只有运送紧急救援物资的军用快艇。

       我只好掏出我携带的介绍信、记者证,和其实已经过期的警官证(我当过11年的武警,连级干部转业),经过反复交涉,才说服舟桥旅某部答应用一艘军用快艇载我过江,并送给了我一件救生衣。

       因为公安县是分洪区,等我冒着风雨过江后,才发现,从大堤以下往内伸展,有几千米的路段完全被洪水淹没。公路两侧的房屋都已经被搬空,到处都漂浮着木板、碎纸、塑料布等杂物,举目所见,渺无人烟,让孤零零一个人的我情不自禁地油然心悸。

       我只得壮着胆,打着雨伞,在昏暗的天气里,深一脚、浅一脚地淌水近两个小时,才走到了没有淹没的路段。然后,我到附近的村庄高薪雇请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才最终把我送到了位于公安县城的荆江分洪前线指挥部,展开了一系列的采访和组稿工作。

       接下来的三四天时间里,我每天拿两瓶矿泉水,几小袋榨菜(补充盐分)和几个馒头,辗转于公安县各处的抗洪一线、受灾区、部队驻地和各大灾民安置点。累了,就随便找一个帐篷往里一钻,小睡一会儿,然后继续展开采访和组稿。有时,食物和水都捐给更需要的灾民和采访对象了,就不得不饥渴一整天。

       这期间,最危险的一次采访是1998年的8月7日。当时在簰洲湾8月1日发生溃口后,抗洪前线指挥部决定将五万灾民转移到相对比较安全的孟溪大垸。于是,我本人于8月6日傍晚抵达了孟溪大垸,试图了解一下灾民安置的先期准备工作。

       没想到次日凌晨,我、新华社荣记者、《重庆晚报》记者刘江等人正在孟溪大垸内的章田寺乡党委书记家采访。1时20分左右,我们这一众人突然都隐隐感到了一种不安,大家面面相觑,谁都不说话,似乎觉得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了。

       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沉默出现一两分钟后,村里村外的喇叭几乎同时响起来了:“倒口了,快跑啊!倒口了,快跑啊!”

       原来,8月7日凌晨1时20分,湖北省公安县境内的虎渡河一段堤身突然轰然下跌,大堤被强行撕开了一条30米宽的溃口。随后,落差高达6米的肆虐的虎渡河水,便如脱缰的野马直扑孟溪大垸。

       这时,方圆数里到处都是呼喊:“堤倒了,快跑啊!”由于壮劳力大都防汛去了,残留在家的多是妇女、儿童和老人,一时大人叫,小孩哭,到处一片混乱。人们纷纷跑向高地和楼顶上,接着,有人在高处点燃了四大堆篝火,冲天的火光映红了夜空,迅速向四周的人们发出危险信号。

       我和荣记者、刘江等人连忙背起包,装好采访本和照相机,就结伴一起向村外跑去。在黑暗中,人们的哭叫声、高音喇叭的呼喊声、无法描绘的水流冲击声,汇合成一种难以言表的怪响,震撼着我们的耳膜和心灵。

       在冲天的火光映照下,我们这一行十余人朝洪水冲过来的反方向跑了大约半小时,汹涌而至的洪水已经从后面迅速地追上了我们,水流飞快地漫过了我们的脚脖。这时,《重庆晚报》记者刘江果断地说:“不能再跑了,我们得爬树!”

       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也已经是在跑不动了,闻言迅速跟着他跑向了一排位于高处的防护林。我选了一棵较为粗壮的树噌噌爬了上去,然后把装有采访本和相机的背包挂在上面的树梢,自己卡坐在树半腰上。

       刚把自己安顿好,洪水已经冲过来并很快漫过了我悬空的小腿。我赶紧又往上爬了两三尺,心里不住地在想:“完了完了,难道……这回真的要‘交代’了?我的最终命运,竟然是这样结束?”

       好在水位在漫过我的小腿后,便没有再往上升。而我这一抱,就是四个多小时!到清晨五六点左右,广州军区航空兵某师出动了四架飞机,向水漫区空投了12000多件救生衣,有几十件落在了我们附近的水域。

       水性比较好的记者刘江,主动下树去捞了几件救生衣,然后再游过来给了我和荣记者一人各一件。不过,那时我的两臂已经完全僵硬,连救生衣都穿不进去了。刘江只得坚持着爬了上来,将其套在了我身上。

       最终获救已是上午八点,我已经在树上抱了近六个小时。从冲锋舟上下来后,还有个新闻同行不明就里,看着我无法伸直的手臂好奇地问:“陈兄,你这是在干吗?”我咧了咧嘴,无力地回答道:“我是在练气功呢,这叫抱圆守缺!”

       从8月4日到8月16日,历时12天,我在交通几乎完全瘫痪的前提下,克服重重困难,先后抵达荆州、沙市、公安、监利、石首、洪湖等地,组织、编辑的文章共有《人民总理情满大江——朱镕基总理视察荆江抗洪前线纪实》《洪魔横行:生命之舟在行动——某舟桥旅五营簰洲湾抢险救人纪实》《壮士断臂兮,荆江三十万人马大转移》《生命之歌——湖北省军区舟桥旅簰洲湾溃口紧急大营救》。

       还有《抗洪娘子军——记武警湖北总队“女兵抗洪抢险突击队”》《百名将军锁大江》《英勇悲壮虎渡河——孟溪垸午夜溃口营救纪实》《石首:含泪的弃守感天动地》《橄榄雄风——武警湖北总队官兵抗洪抢险纪实》《历史性聚焦:荆江分洪准备倒计时前后》等14篇文章。

       而我亲自采写和参与采写的文章计有《簰洲湾紧急大营救》《监利:可歌可泣西洲垸》《多情新娘:烈士之妻泪祭簰洲湾》等5篇文章。其中,两篇发在《知音》国内版,17篇发在《知音抗洪特刊》。共计80个版面的《知音抗洪特刊》,我一个人占了近50个版,创造了至今无人企及的发稿奇迹!

       事后,我被湖北省委、省直机关评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并荣立了二等功。

       如今回忆往事,我最想说的是:面对滔滔洪水,目睹英雄的中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顽强搏击并且最终战胜洪魔的悲壮场面,我不止一次地在心中升腾出一股豪情,切身感受到中华民族精诚团结、上下齐心的伟大力量。十年之后,我在这次罕见的地震灾害面前,再一次感受到了这股澎湃的力量。

       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作者:陈清贫,QQ:14628839,本文专供内刊《知音传媒》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