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三  

2009-05-31 18:2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三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见状,我不免有些洋洋得意,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我还能讲出如此动人的故事来呢?须臾,她抬起了头,“故事还挺动人的。” 
   
  故事讲完了,下面该怎么办呢?好不容易才玩了一个小时——不行,死皮活脸也要赖下去!在我们警营里,见个姑娘不容易,见个漂亮姑娘就更不容易了。这回跟一个如此美丽大方的女兵在一起,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以后恐怕……

       好机会难得!可下面话题怎么进行呢,总不能跟美国佬似的一张嘴就是“I love you”。虽然我是很想说这句话的,可是周围无形的绳索却紧紧锁住了我的嘴。唉,自由到底是分国度的,美国的自由跟中国的自由可不是一个味。

       我左扫右扫,又瞄到了那个胖嘟嘟的大鼓,“有啦!”一个娇弱的女兵甘愿扛这么一个笨家伙,这不是推到眼前的先进事迹吗? 
   
  “司马樱同志,我听人说,你曾经走过了一段很曲折的路,支队领导也说过你的事迹很感人啦,曾建议我来采访你的。”我“咚咚”地敲了两下大鼓,犹豫了一下,说:“这次可以吗?” 
   
  “其实也没什么。”她有些害羞地一笑,险些让我看呆了,女儿之美妙不可言啦,难怪贾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太甘甜了。 
   
  “那我就开始讲吧……”她显然被我痴呆呆的目光盯得有几分不好意思了,我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去翻动皮包,胡乱抓出一个笔记本来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家伙!亏你想得出用这种方法来刨根问底,你假公济私的本事不小啊。 
   
  ——嗨,说支队领导叫我来采访本来就是哄她的,姜太公钓鱼意不在鱼呀,有异曲同工之妙也。
 
   
  我摊开笔记本,“讲吧。” 
   
  “从哪儿讲起?” 
   
  “你什么时候开始练武的?” 
   
  “七岁。” 
   
  我的手向下一挥,像将军做出重大决断似的,“就从七岁讲起吧!” 
   
  她疑惑地抬起头:“讲这么远?” 
   
  “有必要,有必要。” 
   
  “那时我在学校是一个文艺宣传队员,后来对武术发生了浓厚兴趣。” 
   
  “文艺委员跟武术?没有逻辑关系,我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连任过九界文艺委员,也没想到过练武术。对了,你是不是跟男孩子打架打输了,被人家打得哭鼻子,想报复人家出一口气才想到学武术的?我看你小时候准是一个又撒野又顽皮的小丫头!” 
   
  “哪里,学校旁边有个业余体校,我看着那时的大哥哥大姐姐在里面比划挺好看的,于是也想依葫芦画瓢地去玩一玩。小孩嘛,总是喜欢看热闹的。幸运的是他们的教练看上了我,于是我就上了业余体校,练习三节棍,就这么简单,只是没想到会一口气练了八年。本来准备集中精力考大学的,没想到一次武术比赛捞了个倒数第一名,偏偏当时我的夺标呼声最高,教练寄予的希望大约不亚于当年国人对朱建华给予的希望,于是我只好大哭了一场,发狠练,直到把冠军拿到手为止,后来……” 
   
  虽然我情愿此生此世都陪她坐在这里,时间不饶人,森严的军营纪律迫使我暂时中断了采访。我说:“我外出的时间到点了,该回去了,不然,晚回去一分钟就要挨一分钟的剋,能不能换个时间、地点继续采访?”譬如说中山公园,星期天,如果她没事的话,她说星期天休息,完全可以,但……

       我的心立刻收缩起来,我真害怕这“但”后面的字眼。就在我惊魂乍起,欲进一步费尽三寸不烂之舌再行游说时,她却说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战士,没有什么先进事迹,恐怕会让我失望的。你只要去了我就不会失望!
   
  星期天的中山公园人海如潮,九点钟,我刚想伸脖子在人群中寻找,她却从侧面出现在我面前,真准时!我尽力板起脸,不使笑意露在脸上,“司马樱同志,开始吧。”也许我正经得太过份了,她倒反而笑了,“还从来没看见你这么正经的呢。”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本来也不是正经人啦。 
   
  “冠军拿了,高中也毕业了,就考上了幼师,又学弹吉它呀画画呀唱歌呀,凡是糊弄小孩的无所不学,但武术也并没有撇下。” 
   
  “幸好你现在不是在教小孩,否则,让家长们看见你司马大侠挥舞着那‘飞舞梨花堪无敌,怪蟒翻身更凶狂’的三节棍,谁敢把小孩送来呀。” 
   
  她嫣然一笑,“嘴巴又不老实啦!” 
   
  “毕业了,拿工资了,也成为正儿八经的国家职工了,没想到我在一次全省职工武术比赛中轻轻松松拿了三个第一名,被武警部队的特警队看中了,于是我就光荣加入了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了。” 
   
  “司马樱同志,请你谈一下你为什么不拿工资转而拿津贴,八九倍的差额,你是怎么想的?就没有人反对吗?譬如说父母、同事?(先不说男朋友持什么意见吧,就算你有男朋友,我也当你没有) 
   
  “有哇,许多人认识:刚刚有了经济收入就去当一名义务兵划不划算?当兵会不会埋没我的……武术前途?市武术协会也认为我去当兵没什么发展,不如留在地方朝全国武术冠军奋斗。单位上也极力挽留,表示愿意出资送我到体院学习,并立即许诺让我去厦门公费旅游……但我从小就渴望当兵,机会来了,自然不肯错过。” 
   
  我一拍大腿,嗨,太妙了,我从小也经常做梦,想穿上军装。看电影一看有解放军出场就来劲,一听见枪炮声就坐不住,大街上只要有解放军走过,眼睛就会跟上个半天,就是做梦也经常梦见自己成为了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我一时大有逢知音之感! 
   
  小时候,有一回,我家还在小河石灰厂时,一支部队大概是拉练,经过我们那儿,有个团部就住在我们厂的院落里。以前我只是在电影中看到过集团解放军,这回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解放军,可把我乐坏了,连饭也不吃,就死缠着他们讲打仗的故事,害得我母亲到处找。等好不容易把我找到了,我还不愿回家呢,气得她一把揪住我的耳朵,硬是把我给拎了回去。 
   
  后来,我还是闹着要去解放军那儿,好让解放军带我走,噢,那时候人贩子要是穿上军装行骗,那可真是没治了,我保管第一个上当受骗!母亲没办法,就哄我说解放军叔叔永远住在这儿不走了,明天再去玩也不迟,我这才乖乖地回家、吃饭、睡觉。谁知第二天清晨,等我跑到院子里一看,一个解放军都没有了,好像都飞走了似的,害得我一连好几天都做同样的梦,都梦见院子里又住满了解放军,又在唤我去呢!为此,我还悄悄地哭了好几场。 
   
  我就喜欢当兵,国无兵焉能安?不过我没想到还有女孩子也这么渴望当兵! 
   
  见我在这里手舞足蹈地大发宏论,司马樱浅捂着嘴“哧哧”地笑了起来。 
   
  我一愣神,忙笑道:“看看,本来是我采访你的,差点变成你采访我了。”赶紧言归正传,“进了特警队呢?”

  未完待续,陈清贫原创作品,联系QQ:14628839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