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少尉与女兵故事:《樱花行动》十二  

2009-06-10 22:2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6月10日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樱提议我们走回去,顺便买些东西,我当然没有反对。不多一会儿,我的口袋里、胳膊上、肩膀上,塞、挂满了大大小小莫明其妙的商品,樱还不满足,“瞧,这有塑料编的小篮子,好漂亮啊。”我也只好跟了去。
  
  “老板,多少钱?”“三斤粮票,你们这么年轻就开始配置东西吗?”这个自作聪明的老板笑咪咪地盯着我们,我赶紧瞟了一眼樱,她低着头,显得正在聚精会神地挑选小篮子。

       须臾,她抬起头来,娇嗔地说:“你蹲下来帮我挑挑嘛。”我恭敬不如从命。“我们这可真是满载而归呀。”我抱着怀里的一大堆家什。“其实有好多东西一直想买,可又懒得多跑,这回可一下买全了。”
  
  我笑了一下,说:“我们能走在一起也真不容易呀,如果那天国庆节我不去采访,如果不是我正好那一天去送胶卷,如果不是鬼使神差地把你照进相片里,再如果不是高中老师意想天开让我们自由发挥写文章,如果不是我喜欢《武林》杂志,如果我不选中那个拿三节棍的小姑娘做我的女主人公……我都不会认识你,可生活就是这么的奇妙,竟让这些如果都不存在了。”
  
  “这也真是太巧了。”
  
  “说出来谁相信啊。”
  
  “我爸爸也不相信,说我骗他,我说这回是千真万确的,不信也得信!不过爸爸很喜欢我,因为我长得像他。”
  
  “那以后你父亲来了,别忘了叫我一声,我过来看看到底有多像。”
  
  “很像呢。”
  
  “是的,要是我不提干,不当新闻干事,甚至不当武警了,谁知道你是谁?”
  
  “要是七月份我不去乐队,也不认识了。”
  
  “以后有时间有机会从董永故里过,欢迎你去我家坐坐。”
  
  “一定,你家在市内?”
  
  “是的,一下车就快到了。”
  
  “哦,有机会会去的。”
  
  接近乐队驻地,来来往往跟樱打招呼的兵就多起来了。这时,突然有个兵问樱:“他……是你哥哥?”
  
  樱迟疑了一下,说:“他……是我新兵连的班长。”
  
  ——老伙计,该趁热打铁,发起最后的总攻了吧?
  
  ——不忙不忙,你最好这样做:再不要主动去找她了,等她打电话过来,静观事态,让为难的情感煎熬她的心,直到她终于稳住了,于是就会打电话过来,于是你就接她到支队来玩,像以前设计的一样,要不加控制地花钱,让她觉得她在你心目中确实重要。

       另外把她的照片贴一张到剪贴本上,再把剪贴本放在枕头下容易被翻到的位置,中间故意出去很长时间,让她有机会去翻去看。总之,在这次见面要尽量少说话,多沉默,在沉默中给对方制造压力。最后走时,要装出魂不守舍、答非所问、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她不管问什么,一律只哼哼。

       车开后,才像大梦初醒似地跟跑几步,千言万语要说又不能说的样子。司马樱长得甜、面相好、性格好、很有灵气,确实是个宝啊,谁得到谁享福,绝不会受很大的罪,你要争取这一拳击倒她!
  
  ——但愿能一拳击倒她!
  
  龟儿子,不知道等待煎熬了她的感情,还是煎熬了我的感情,我恨不得一天到晚坐在电话旁!一天24小时,站也不是,躺也不是,不知多少次梦中听见电话铃响。心里一会儿光明无比,樱就像老伙计说的那样屈服了,驯服地投进了我的怀抱;一会儿又黑暗无比,樱略带几分嘲弄的面庞浮现在我面前,“我在逗你玩呢,忘掉我吧,我很爱阿丙,阿丙也很爱我。我很感谢你这段时间给我的欢乐,请原谅吧,再见,希望你不要再来烦我了。”……我的心情也随之时好时坏。

       那分针时针走得真慢,半天就走那么一点点,几乎就像静止似的。甩扑克片、下棋、打球,你怎么尽出些臭牌?不玩了不玩了,在将军!你走马干嘛?球,接住,集中注意力!算了算了,你下去吧……我只有狠狠地来回踱步,恨不能把地球磨穿。
  
  一天,两天……我想热锅里的蚂蚁也要比我镇静得多,电话竟然一直没有来!
  
  2009年6月10日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哎哟,陈干事啊,怎么这几天不见你到乐队去采访呀?”
  
  “哦,是王虹啊,原一排排长升官了,我现在是一排排长了,再也不会去你们乐队采访了,司马樱……她还好吧?”
  
  “她呀,可倒霉了,前两天丙哥来了,说要跟她分手。”
  
  “是吗?”我心中一阵狂喜,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幸福就在眼前,多少时间的苦心构思、反复设计、精心表演……终于成功了!?我强抑住内心的波浪,“是……是……怎么一回事?”
  
  “嗨,说起来也真倒霉的,丙哥前些时去带人参加执勤,一下遭遇了正被通缉着的‘风尘七狂’,‘风尘七狂’突然向围观的人群撂出了一柄手榴弹,丙哥一下扑了上去……”
  
  原来如此!幸福依然还是那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后来呢?”
  
  “丙哥命虽然保住了,但是一只手没了,司马樱的命也太不好了,原来商定还准备明年结婚呢。现在司马樱的脾气可坏了,动不动就冲我们发脾气、摔东西,她以前可是蛮温柔的。”
  
    2009年6月10日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昏头昏脑地回来的,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不用老伙计分析了,我自己都能推测出樱此刻的心情和处境——樱如果舍阿丙而取我,谁都会说:樱不要残废的阿丙了,而不会说,樱原来对阿丙的只是感激而不是爱呀,她真正爱的是阿陈啊。

       樱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我知道樱在阿丙心目中的地位,决不亚于樱在我心目中的位置。阿丙已经失去了一只手,如果再失去樱,他怎么受得了?阿丙跑这么远来跟樱说“要分手”,其实正好反应出他是多么不愿意跟樱分开啊……

       一切都是我不好,让圣女一样纯洁的樱也会发脾气,也会摔东西了。我清楚地意识到:她迫于社会压力,大概只能和阿丙结合了,然而她又怎能忘掉跟我在一起甜甜蜜蜜的日日夜夜呢?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却想着另外一个男人,这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啊……他们怎么可能幸福呢?

       不不,樱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没有任何理由不得到幸福,没有任何理由去痛苦。我宁愿看见笑的樱和笑的丙在一起,也不愿看到樱在我的怀抱里被人指着脊梁骨说:瞧那个小妖精,男朋友才炸掉了一只手,就另寻新欢去了……不不,樱是洁白无瑕的,永远纯洁的,永远高尚的,永远是人们心目中的小白鸽,不应该有一点点污点,不应该有一点点苦恼……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应该退出,我确信我能比阿丙坚强,能经受得住他不一定能经受得住的失去樱的痛苦。其实我已别无选择,舆论、军队纪律、领导都不会容忍樱离开阿丙去追寻那所谓的虚无缥缈的爱情,情义无价,既珍贵无比,千金难换,也是一钱不值,可有可无的。我应该退出,不,这还不够,我应该彻底地退出,在她心中不留一点痕迹!
  
  闭上眼睛,又像从来没有过樱,或者从来没有过我,我不曾在我生日的一天乱翻一本杂志,挑下一个玩三节棍的小姑娘,作我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虚幻的梦,一个并不存在的幻象,不存在什么幼师毕业、体院毕业、进过特警队、在安检站工作过,最后到乐队背大鼓的那个大学生下士。闭上眼睛,樱确实不存在,不存在。
  
  2009年6月10日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樱和阿丙进了中山公园,我看着周围没有熟识的人——不会有人想到:探亲假我没有回家而仍然留在江城。“走吧,我们到中山公园去聊聊吧。”我冲她微微一笑——她是一个小学教师,今年21岁,在经过一次失恋的磨难之后竟然狂热地爱上了一个年仅14岁的男学生!

       这起“师生恋”引起了旁人的责难,但她却陷在爱情的沼泽中而不能自拔,在饱受折磨之际,她向江城电台“楚天夜话”节目的听众伸出了求援之手,竟然被我听见了。我自认为有两把刷子,就毛遂自荐地跟她通了几封信,她觉得我是一个蛮有水平的人,很相信我的胡说八道,那好,今天就继续胡说八道吧。
  
  “知道吗,你完全被自己欺骗了。亚瑟*盖兹博士在他那本精彩的《教育心理学》中说的:‘整个人类都渴望同情,小孩子急于展示他们的伤口,有的甚至把小伤口弄大,为的是获得充分的同情。大人们为了同样的目的,展示他们的伤痕,叙述他们的意外、病痛乃至外科手术的细节。从某种观点来看,为真实或想象的不幸而‘自怜’,实际上是一种世界性的现象。’”
  
  樱和丙走过来了,我有意往女教师身上靠了一靠,肩头几乎靠在一块了,显得无比的亲热,无比的融洽,显然是非同一般的关系。
  
  “对于生性忧郁、多愁善感的你来说,我觉得尤其是如此。我觉得在你的潜意识里,你似乎本身就等待着这么一个富有戏剧性、悲剧性的结局,这种悲悲切切的情怀、凄凉的处境,使你获得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甚至可以说是变态的精神上的享受。”
  
  不用回头,我已经感觉到樱和丙在向我们接近,从我们的身边经过。
  
  “你现在已经完全为自己构筑了一个缺少现实基础的悲剧,并且完完全全地把自己想象成了悲剧中的女主角,而且时时刻刻地因此而自怜。为了感动别人,为了怜悯你自己,你觉得你是不是有点把本来不是这样、或不完全是这样的事情,通过你平时的日记、想象不断地提炼、填充,使其变得更加戏剧化了呢。这种经过了你人为深化了的故事再反馈回来,就只能使你更加自我感动。这样循环往复的结果,就只能使你越陷越深,终于到无力自拔的地步。”
  
  我终于忍不住回了头,我和樱的目光在空中碰出了火花,她面无表情,眼神反应亦很冷淡,说不清是怨、是恨、是爱……也许是它们的中和,什么都不剩下。我装作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偶然地回头一瞥,我继续与女教师亲热地交谈,而且挨得更近了……

  未完待续,陈清贫原创作品,联系QQ:14628839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