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陈清贫的魔幻星空

 
 
 

日志

 
 
关于我

陈清贫:资深编辑、记者,2006年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年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新办公电话:027—68892729,投稿信箱:chenqingpin19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十  

2009-06-09 01:1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十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公共汽车仿佛成心在跟我作对,左等右等,简直是望穿秋水,可它老人家就是舍不得露面。
  
  手中的桔子愈发显得沉重了,我有些后悔,不该听那个小瘪三的怂恿,万一樱不在,扑个空,我可还要挨领导的剋!这个破中队住的真不是个地方,往哪儿不好躺,偏躲到这人烟稀少、连个破电话也打不通的破山沟里面。
  
  到底一辆老爷车晃晃悠悠、仿佛吃饱了晚餐闲着没事在郊外散步似地来了,车门还没有完全打开,我就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悲剧发生了,装桔子的塑料袋一下被挂破了,没等我回过神是怎么回事,这个缺口就迅速地蔓延扩大,若不是旁边的一个中年人帮了一把,这些调皮的小家伙们可就要炸营了。

       包是不是能用了,我只好脱下衣服,包了一大包,可呆在那中年人手里的还有不少。我心里叹了一口气,小家伙们背信弃义,唉,我也不介意,“老哥,你拿着吃吧,你看我已经拿不了啦。”
  
  “我拿在手上也不好办啦,这么多我也吃不了哇。”他不由分说地把桔子往我身上大小口袋里拼命地塞,直到全身这儿肿一块,那儿肿一块的,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挂满葡萄的葡萄枝。
  
  “警察同志,这桔子是送给你女朋友的吧?”
  
  “啊,不,给家里送过去的。”
  
  “听口音你可不是江城人!天色都这么晚了,如果不是跟女朋友送,恐怕……”
  
  “嘿,老哥的眼光真毒!你说得一点也不差,真是天生巨眼啦。”
  
  “哪里哪里,不过多吃了两碗饭罢了,鸟为食亡、人为情死,像你们这种小青年还不被情弄得晕晕乎乎的?”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十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走进乐队大院里,三三两两擦肩而过的人都要觑我两眼,仿佛我就是那个可爱伶俐的熊猫盼盼。我强忍着胳膊的酸痛,总算坚持到了她的门前,可,怎么敲门呢?只好用腿敲啦,我转过身,用皮鞋后跟的铁掌,“叮叮”,娘的,权且当一回驴子吧。没动静,加强攻势,“噔噔”,“谁啊?是哪个小调皮在捣蛋,小心姐姐不给糖你吃!”
  
  “唉,”我长松了一口气,是她的声音,“请开一下门吧,哥哥不喜欢吃糖。”
  
  门开了,“小陈,你……”从她捂着嘴笑作一团一句话也说不出的样子,我就知道自己有多狼狈了,不用学也会害羞了,连耳根都在发烧。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啊,坐坐,拿这些桔子来干嘛?看你,笔挺的军服被你揉成了一堆腌菜!”
  
  “二等兵詹姆士报告下士同志,我随领导一起到六中队蹲点,正碰上他们桔子丰收,我们一人分了20斤,路上口袋破了,原因就这么简单,报告完毕,请训示。”
  
  樱一笑,“今天你想笑死我呀,坏小子!你怎么不留给自己吃呢,这么大老远送来,现在都几点钟了。”
  
  “我从小怕酸,不喜欢吃桔子,这两天在六中队看见这些小家伙牙就疼,我想到你是很喜欢的,于是就送来了。”
  
  樱的美目深深地瞥了我一眼,这一眼足已化解我的一切劳累,“你的伤好全了没有?”
  
  “什么伤?”我正痴痴地盯着她的脸,见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才猛然转过神来,“哦,没什么,算不了什么伤,这胳膊腿不是挺灵光的吗?再擒个把小偷不成问题,当然,最好是个女贼。”
  
  “女贼也不好逮呀。”
  
  我心想:最好逮的是你!
  
  “前两天家里送来了两包好茶叶,请你品尝品尝吧。”
  
  “好茶!咦,其他人呢?”
  
  “王虹几个是本地人,今天周六,都回去了,每到星期六,日子就最难过了。”
  
  “是吗,以后没事,到我们支队去玩玩。”
  
  “前几天我去过,可你不在。”
  
  “是吗,真是太遗憾了!我从医院出来后就被我们支队长抓住下去周游列国了,几次打电话给你,你都不在,说随乐队演出去了。最后到那个破六中队蹲点,可把我害惨了,抱着那部破电话折腾了一上午,结果白费我出了一身汗,不过,再过两天我就会回去的。”
  
  樱说:“哎呀,怎么又碰这么不巧呢,再过两天,我们又要到安检站去演出。”
  
  我眼珠一转,“哎呀”大叫了一声,“太好啦!过两天我正好要去安检站采访呢,这两年老发生劫机案,安检站可是一个新闻热点,到时候,可指望你多拉一点关系呀。”
  
  “陈干事神通广大的,还需要我帮忙?”
  
  “神通还不是靠你们这些朋友帮衬起来的,你们乐队的车什么时候走?到时候别忘了跟我打一个电话。”
  
  凭一支小木枪就能劫走一架飞机也真够邪门的,人命关天,这好比赌徒下注,要么全赔要么全赢,旅客的生命可是无法做赌注的,这是你的影集吧,这些是我在安检站照的照片,这些是在幼师照的,听说在学校都喜欢评些校花什么的,大概是真的吧,那是同学们私下的瞎侃,这是在体院的照片,你还有闲心事跑到那儿去玩呀,哦,我在那里上学,不是哄我吧,哄你是小狗,那也是美丽的小狗,一张嘴尽不学好。
  
  我真正地吃惊了,“大学毕业生!”乖乖的,“怎么以前没听你谈过呢?”
  
  “你也没问啊。“
  
  “那……那,不对呀,那你怎么还是一个下士?大学毕业生最少也应该是个中尉呀?”
  
  她淡淡地一笑,说:“我们是在前一任领导在时许诺读的地方大学,毕业回来后领导已换了,我们的问题也就搁上了。”
  
  “一个大学生扛了两年的下士警衔,这也太亏了!评警衔时有的因迟十天半月未评上高一级的警衔还要摔盆子砸碗、闹得不可开交呢。你们完全有理由,怎么不去闹啊?”
  
  “这有什么好闹的,到哪儿还不是干工作?现在组织上也正在考虑嘛,再说,没听说过下士敲出的鼓就要比中尉敲出的鼓逊色呀?”她嫣然一笑,似乎还很得意。
  
  干下士的大学毕业生?真糟糕!看来知识的光晕没吓倒她,倒吓倒了我。
  
  我觉得站在我面前的樱几乎成了一个陌生人,浑身泛出了一种圣洁的光芒,而我却被这光芒压得很小很小,仿佛格列佛走进了大人国。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十 - 陈清贫 - 魔幻星空的个人主页
  
  ——情况不太妙啊,老伙计,她在我的心中简直成了一个圣女了,哪敢再有非份之想?我觉得现在碰她一下就是一种亵渎!
  
  ——你这小子以前的一肚子歪水都跑哪儿去啦!要想到她也是一个女人,也需要你的安慰,也需要男人的追求、男人的抚摸、男人的啃、男人的……重要的不是少尉对大学生、下士,重要的是她跟你在一起,你愉快她也愉快,有种梦幻似的氛围,这就够了!鼓足信心,干!

  未完待续,陈清贫原创作品,联系QQ:14628839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